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同桌罚我夹震蛋器憋尿(漫画) 我用手指帮女同桌自慰(同桌罚我用震蛋器憋尿)

  • 2022-01-06 11:19:32
  • 90

李经理?”

许韵见李红一直没说话,轻声叫了一句。

“喊什么?我听到了。”

“嗯。”

李红又突然凶了起来,让许韵有点不知所措了。

看到许韵一副娇弱的样子,李红随意的翻阅了一下文件,直接丢在许韵的脚下。

“我让你修改,你就是这样改的吗?跟狗屎一样的东西,你也配让我看?”

李红说话越来越过分,许韵也不是没有底线的人。

“这文件我已经修改,而且没有任何的问题在里面,李经理,我不知道你出于什么原因针对我,可是这文件,我不会再改。”

许韵说完,低头把文件捡起来,然后送到了李红面前。

李红并没有伸手去接,许韵就直接放在桌上。

“怎么了?我可是你上司,我的话你也不听吗?就不怕我把你开除?”

“我是傅总带进来的人,就算是要开除我,好像也轮不到李经理。”许韵说话,突然提到了傅行思,李红立马就冷笑一声,这笑声中,带着几分冷讽。

许韵真觉得这个李红有病,无缘无故针对她算什么?

“李经理,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出去了。”

“许韵,别以为你是傅总带进来的人,我就不敢懂动你,像你这种女人,我见多了,不过是想飞上枝头做凤凰,去勾引别人,真是让人太恶心了。”

听到这里,许韵也算是明白一点什么了。

这李红的确是有毛病,而且还病的不轻,竟然以自己的想法,去评判别人。

“李经理,你认为的人,可不一定是这样,我来这里工作,纯粹只是工作。”许韵说着,转身要离开。

谁知这李红突然发疯一样,又把办公桌上的笔盒拿出来,直接砸中了许韵的后脑勺。

正巧。

助理来到了办公室,打开门就看到这一幕,可把他吓坏了。

“夫人,你没事吧?”助理赶紧跑过去,摸了一下许韵的后脑勺,有血迹,看来李红下手是真的重。

李红也没想到,助理会来办公室,她苛待员工,还被撞见。

不过听到助理叫了许韵一句“夫人”的话,是她听错了吗?

许韵一心只在头疼上,压根就没有听到助理刚才的话。

“李红,总裁让你去一趟办公室。”

“好。”李红假装镇定,要跟助理过去。

谁知道她出去的时候,助理直接拦住了她的去路。

“我话还没说完。”助理说话语气也陌生了一些。

“什么话?”李红疑惑的看着助理。

助理笑了笑。

“你可以离开公司了。”

“什么?”李红没听明白。

“我说,你可以离开公司,彻底离开。”

助理说的话,已经很明显,就是将李红直接开除。

这李红直接对许韵下手,就算是助理不说,那傅行思也不会留着。

李红这次可是下了重手,比许韵脸上的伤还严重,助理可想而知,这傅行思得恼火成什么样了。

“为什么?”李红现在还不明白,是因为她对许韵出手。

许韵倒是清楚了。

不过,她也没想到,傅行思会真的来帮自己一把,这李红的确不应该在公司,不然就算下一个受伤的不是她,也会有别人。

虽然不知道李红到底经历了什么,就看现在而言,的确留不得下来。

“苛待员工,出手伤人,难道还不够你离开公司的理由?”

助理的话还在耳畔徘徊,李红不敢再多说一句,内心再也不甘心也无处宣泄,她不过是小小的员工而已……

李红落魄走在街上,似乎对一切没有兴趣,这份工作是她争取许久才得来,却不曾想因为一些言语和行为导致所有事情崩塌。

脸上毫无血色,整个人走路踉跄失去魂魄。她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而许韵的目光落在了李红身上,察觉对方似乎有一些不太对劲,就算被开除也没见过如此神色,仿佛失去了整个人的精神支柱。

李红被开除虽然她自身原因占了很大一部分,可其中也牵连自己。许韵心中着实放心不下李红,万一对方在回家路上出现一些差错……

许韵着实放心不下,悄悄跟随在其身后确保安全。

一路上许韵都未曾打扰,眼看着李红失魂落魄走在路上,甚至连过马路也没有了章法。

一直等到家门口,一路上的跟随终于到了头,可许韵心中还有疑惑未能解决。快步走上前阻止李红关门动作。

“等一下!”许韵大声喊着,快步阻止对方。

听着身后略微熟悉声响,李红转头瞧见女主奔来模样,满脸诧异。

“你怎么来了?”李红满脸防备,自己出事便因为她,而现在对方竟然追上门来,刚才那一幕浮现在自己眼前,自己一句句充满怒气的言语和许韵额头的那一抹血迹……

自己被迫开除,许韵却能好好留在公司。李红轻笑,目光中满满的讽刺:“听到我被辞退,专程来到我家门口嘲讽?想来看我的笑话?”

“像你这样的女人没有任何作用,依靠着背后的关系才走到如此地步,本身没有强大的能力。”李红言语中满满讥笑,她打心眼里瞧不起这样的人,一切依靠着男人上位,倘若说彼此之间没有任何暧昧,任凭谁也不会相信。

“被开除是我自身问题,我丝毫不后悔自己的举动。”话音刚落,李红转身试图关门,可许韵手脚比她迅速,干脆利落拦下。

“你是不是误会我了?”许韵无奈开口,她也不知晓对方仇视的情绪来自何处,可自己并没有做错任何事情。

而如今听从对方每一句话都离不开嘲讽意思,心中有些不自在。事情应该并不是表面所想,她相信还存在另外一面。

许韵穷追不舍询问:“我看出你的情绪似乎不太对劲,并不是你所说前来看笑话,如果你愿意将我当成一个树洞,我很乐意听从你的倾诉。”

可李红似乎不太想回答,眉目之间的犹豫清晰可见。

许韵再接再厉:“解开我们之间的误会,我只是想知道为何。”

李红犹豫片刻才开口:“之前,我与我男朋友在一起很长一段时间,两个人预备踏入婚姻的殿堂。可是在一切都快准备就绪时候,我突然被查出来怀有身孕。”

情绪突然变得低落,李红放在身侧的手不自觉卷成一团:“我才刚刚发现怀有身孕,他立刻出去寻找女人!丝毫不在乎我的感受!”

李红提及陈年旧事,压抑在心底的愤怒开始一层层蔓延。对于前任的恨意弥漫胸膛。

“如果不是他出轨在先,腹中的孩子怎么可能滑胎,正是因为那一次的事情,我与他彻底分开。”

他就是一个渣男!当着我的面哄得团团转,可是背后却找上别人!难道我们之间的感情都比不丧对方的美色?都已经到达谈婚论嫁时候……”李红情绪起伏,歇斯底里大吼。

仿佛这样才能宣泄内心的愤恨不平,这些年心中的怨气一直没有得到发泄,在女主面前再次提起此事,一切情绪有了出气源头。

正是因为心中藏着这些不为人知的事情,所以遇见女主这般漂亮的女人才会出现当时的情绪。

许韵轻笑,走上前拍了拍对方肩膀:“原来如此,可是有一些人也并不是你所表面上看见的那般,看一个人不能够只看表面。”

一席话点名李红,后者略微脸红,今天总归是她自身问题才导致出现错误。过去总总问题才导致自己对待员工苛刻,因为前男人外出寻找女人才会对每一个漂亮女性产生误会以至于精神出现些许问题。

可如今面对许韵将一切事情告知,压抑的内心瞬间松散不少,一切情绪得到缓解和宣泄。

许韵总算知晓这一切的源头,可悲男人的背叛,孩子意外滑落,可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不可能再回答最初。心中对李红产生一丝怜惜。

好好的李红却因为这些恶心事情缠身,最终弄得精神不好。

为此,许韵专门返回公司寻找傅行思。

“我特意跟随李红才了解到为何她对我这般苛刻,其实一切都另有原因。”许韵着急解释,李红不过一时情绪上头扰乱心神被开除,公司损失一名员工……

“如果不是因为前男友的出轨背叛,孩子流产,她怎么可能落得如此地步。”

“让她回来吧!”许韵将目光投向男主,期待得到对方答应。

“不行!”傅行思一口否决,言语之中没有任何回旋余地:“我不可能让这个人再回到公司,既然犯了错误就要承担应有责任,倘若每个人都因为种种原因,那么公司岂不是乱套了?”

傅行思轻蹙眉头,脸色冷淡。对于许韵的提议丝毫没放在眼中。

而恰好傅行思眼底那一幕不悦点燃了许韵的愤恨,后者出声呵斥:“这是情有可原!知错能够善莫大焉!从小教导的名句!”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同样的话赠送给你。”傅行思脸色依旧没有好转,他已经发出去的命令不可能更改。

两者之间互不相让,谁也不愿意退让一步,双方局面开始僵持。

房间里气氛压抑,许韵与傅行思各持一番态度。前者怒气冲冲,冷声嘲讽:“冷血,霸道,丝毫不懂得怜惜!这一切负面词语都是你的代名词。没有一点人情,你会被所有人嫌弃!”

战斗即将爆发,而许韵这番言语便是引爆炸药的导火线。

傅行思冷笑,脾气瞬间上头:“我冷血,没有人情,那你呢?什么事情都不会做,才会被别人苛责。”

“你只会责怪别人,为什么不设身处地想一想别人的难受?站在她的角度!一个不会体谅下属的上司不可能成为好上司!”许韵同样不退让,两个人脾气上头,各执己见。

双方每一句话都带着冰冷的寒刺,互相态度越发僵持,房间里的气氛陷入压抑,没有人打破僵局。

上一篇:男闺蜜添的我好湿好爽 撕开校花的奶罩揉娇乳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