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同桌罚我夹震蛋器憋尿(漫画):太大了实在是太大了(班长罚我夹震蛋器)

  • 2022-02-01 05:44:32
  • 69
原标题:同桌罚我夹震蛋器憋尿(漫画):太大了实在是太大了

我只感觉自己左半边脸一片火辣辣疼痛,但同一时间,我的内心也有止不住的怒火涌现出来,曾经在一瞬间,我真想把这家伙狠狠按在地上打一顿,但现实告诉我,如果我那样做了,只会死的更惨。

做人,要学会审时度势,大丈夫,更是要能屈能伸,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终究,我还是将头低了下来。

“呵呵,没想到你小子还挺能服软的,反应倒是出乎我的意料。"说话的时候,狂龙神色中明显带些惊讶,但很快,他语气却严肃了起来,“我听说,你欺负我家小晴,还在课堂上当众让她出丑?”

“没有,我只是和她开个玩……”情景彷如昨日重现,我话音还未落下,便感觉小腹一阵翻搅疼痛,整个人也飞落了出去,掉在洗手台边,浑身骨头就像要散架了一样。

狂龙这家伙又不按套路出牌,竟然直接一脚踹在了我身上……

很快,小平头以及他的几个小弟也蜂拥了上来,对着地上的我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无奈之下,我只能紧紧蜷缩着自己的身子,尽量保护住自己身上的重要部位。

大概过了五六分钟左右,我才感觉外部的压力渐渐减少,光明也涌了进来,我眯缝着眼睛,依稀能瞧见狂龙朝我走了过来,临前,还狠狠往我身上啐了一口唾沫,同时警告道:“小子,今天算是给你一个教训,以后给老子记住了,不该惹得人千万别去招惹,再说你也惹不起,另外,以后你就是小晴的小跟班了,她叫你向东,你就绝不能向西,如果有半点违抗,到时候咱俩还可以再来聊聊。”

眼看着狂龙带着小平头一行人渐渐走远,我的拳心也紧紧握了起来,直到这一刻,我才清晰地意识到实力的重要性,同时,我内心对杨雨晴的憎恨也愈发强烈了起来,总有一天,我要将这小妮子推倒在讲台上,让她后悔……

此刻的我,浑身酸痛的厉害,好不容易缓和了些,我才慢慢扶着洗手池爬了起来,看了自己沾满水渍的衣服一眼,我忍不住苦笑,在稍微清洗了下后,才拖着蹒跚的步子,慢慢走出厕所,一路上,都是同学们异样的眼光。

等我走到教室,张子枫立马走过来,脸上似乎带着瞧不起的神色,道:“我说了吧海哥,叫你早点去见见龙哥,你看这下多难看。”

我没理他,只是自顾坐回了自己座位,说实话,之前真没看出来张子枫是个典型的墙头草,我咧嘴一笑,说:“小意思。”

但内心却想着,要不是还得继续住在你家,我现在就让你也尝尝被揍的滋味。

这时,一道灵动的倩影出现在教室门口,是杨雨晴,在她走进来的时候,张子枫立马换上了一副迎合的神情,舔着脸笑道:“晴姐,你回来了啊?”

张子枫果然是投靠了狂龙,出卖了我,但是没关系,等晚上,我会把所有的气都从你妈身上讨回来的……

“滚!”出乎意料的是,现在的杨雨晴心情并不怎么好,在白了张子枫一眼后,便自顾坐回了自己位置。

与此同时,那种熟悉的薰衣草香味涌入我的鼻息,倘若换在平时,我还会用力允吸上几下,但现在的我已然没了多少兴致,浑身上时不时会传来那种酸痛的感觉。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因为,杨雨晴这妮子看上去青春活泼,洁白无瑕,竟然会和狂龙那种混子打交道,甚至是和他处男女朋友,是不是眼光太低了,亦或者说,她就是喜欢那种男人?

其实,之前对于这种流言,我是持怀疑态度的,但现在……

反正,不管是何种原因,我对她的好感,已经降到了冰点,她现在唯一能让我窥视的,只是身体而已。

事实上,整整一个下午,杨雨晴这小妮子就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等到晚上放学的时候,她还是第一个冲出教室,连书包都没有整理。

不过,她去干什么和我也没半点关系,在整理好自己东西后,我也走出了教室。

夕阳西下,落影成斜。

看着周围三三两两成群结伴的同学们,再对比自己的形单影只,我心里多少有些羡慕。

其实,在这个高中,一直以来我都没什么朋友,亦或者说,我压根就不属于这个城市。

原本的我,应该是在家乡的小县城读完一个普通高中,等高考完,再和周围大部分人一样,去南方那些城市打工,谋取生计。

毕竟,圈子这个东西非常重要,而人类又是“善于”随波逐流的生物。

但由于我爸妈望子成龙,即便是在市里租房子陪读,也要让我读上一所好高中,想到这儿,我心头的愧疚愈发深重了起来。

坐公交回到王姨家,王姨正在做晚饭,看到我脸上有伤,王姨赶紧问我:“小海,你,你这是怎么了?子枫呢?你们两怎么没有一起回来?”

王姨不问还好,一问,我就更来气,把书包狠狠往沙发上一扔,径直朝王姨逼去……

王姨被我这默不作声的气势给吓到了,瞪着黑溜溜的眼睛看着我,问道:“小海,你,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在学校被人欺负了?”

“被欺负是小,被人出卖才是最难受的,而且这个出卖我的人还是我最信任的朋友。”我气愤地说道。

“谁,谁出卖你了?”王姨疑惑地问。

我没有心情回答王姨,而是上下打量着她,王姨今天穿得未免也太诱人了吧?

王姨上半身是粉红色的贴身短袖,尽显胸前那两处饱满;而下半身穿的是那种紧身的超短裤,雪白的大长腿立在我面前,诱使着我迫不及待就想伸手顺着她那光滑的大腿往上摸,直到手掌扣住中间最神秘的地带。

想到自己寄人篱下,不能跟张子枫撕破脸,我就气不打一处出,好,那我就拿王姨来出出这口恶气。

“王姨,一个母亲要是没有管教好自己的孩子,那算不算过失呢?”我暗暗吞了口口水问道。

“啊?子,子枫,你今天到底怎么了?”王姨更加狐疑了。

“请王姨回答我的问题。”我再次向王姨逼近一步,王姨有些紧张,往后退了一步,双手反撑在灶台上。

“当,当然有过失了,当妈的就应该教育好自己的孩子。”王姨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我咧嘴笑了笑,说:“很好,那王姨……”

我就直接把魔抓伸向了王姨,王姨赶紧推住我,惊慌失措地问道:“小海,你,你想干嘛?”

“没干嘛啊!我帮阿姨做做家务吧!”即便再想拿王姨出气,也不能这么直接,我还不至于蠢到这种地步,我只是去伸手取王姨的围裙。

“哦,小海,你把阿姨吓到了,不,不用了,阿姨忙得过来,阿姨去给你找点药涂涂。”王姨可能是觉得错怪我了,羞愧得满脸通红,绕开我迅速冲进了自己房间。

见我姨是真心关心我,怒气消散了不少,王姨拿出家里的备用药箱,让我坐在沙发上,她棉签沾着药水给我涂伤。

由于我是坐在沙发上的,王姨只能成半蹲的姿势,我的脸正好对着王姨那对饱满,随着王姨擦药的动作,王姨的胸腹一颤一颤的,仿佛下一刻就要跳出来了似的。

更让我兴奋的是,近距离看,才发现王姨里面根本没有穿胸衣,那两个点挺立的十分明显。

“哈欠……”我假装打了个喷嚏,然后条件性反射,一下子就朝王姨的胸腹扑去,整个人也就跟着环抱住了王姨,那双手掌正好不偏不倚地抓在了王姨肥大的臀部上。

天哪!王姨连内裤也没有穿……

“小,小海,你,你……”王姨被我捏住臀部,得知暴露了自己没有穿内裤,紧张得话都说不出来了,羞愧到已经不只是脸红了,连脖颈处,手臂上,大腿上,所有暴露在外面的洁白肌肤都泛起红晕。

王姨超级敏感这我是知道的,那天晚上我就尝试过了,只是我没想到王姨的这种紧张而羞愧的表现依然还是那么让我着魔,很可能是因为我始终还没有尝到王姨的味道……

死就死吧!这次我不打算放过王姨,决定强行把王姨给品尝了,反正我心里已经想好了让王姨乖乖就范的理由,那就是他的儿子张子枫出卖了我,她这个做妈的必须负责。

“你,你快放开我啊,小海……”王姨抓住我的手臂往外推。

我正准备起身,把王姨抱起来丢到沙发上,突然外面有人开门,王姨赶紧说:“小海,子枫回来了,快放开。”

那当着张子枫的面,更能起到出气的效果……

但,这只是想想,我还不至于疯狂到这种地步,理智的我松开了王姨,心虚的王姨赶紧冲回房间。

“妈,妈,饭好了吗?我饿死了。”张子枫一进来就大喊大叫了起来。

见沙发上的我,他把书包一扔,说:“海哥,你没事吧?要不要我带你去楼下小诊所看看,开点药什么的?”

一听他这语气,我就知道他是在幸灾乐祸,现在找到狂龙做靠山了,自然不会把我放在眼里,不过我会让他后悔的。

我微笑着说:“不用了,刚刚你妈已经给我擦了药。”

张子枫也不再管我,就跑到厨房去找吃的,过了会儿,王姨才从她自己的房间走出来,这时,她已经换了一身比较保守的衣服,她干嘛要换衣服啊?

张子枫一回来,她马上就换衣服了,难道之前穿这样是故意穿给我看的。

王姨走出来时,我一直盯着她,她没办法回避我的眼神,只好笑着跟我说:“小海,涂好了救把药箱放回我房间去。”

我“哦”了一声,接着王姨就去了厨房,在那跟张子枫斗起嘴来。

当我把药箱送回王姨的房间时,王姨仍在床上的那条超短裤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本来是雪白的,可是那中间竟然出现了暗黄色,见王姨和张子枫还在厨房里斗嘴,我就心跳加速地走过去,拿起了王姨刚刚换下来的那条超短裤。

手指刚刚碰到那个暗黄色的斑块,就感觉到了丝滑,这,这竟然是王姨留下的雨露……王姨刚才被我那么一抓,竟然就流出这个了,难怪她要换裤子。

就王姨这么敏感身子,老公张辉年又经常不在家,她还能坚持多久呢?

想到这,我不禁又兴奋了起来,两根手指掐住粘液,然后张开,拉出长长是丝绸,跟着,我又把手指伸进了嘴里,像吃棒棒糖一样,狠狠地添了一口,王姨流出来的东西简直太美味了。

这又让我怀念起了假装梦游的那天晚上,要是今晚我继续假装梦游,以王姨这几天的积累,那岂不就……忍不住,我直接把王姨的超短裤直接扣在了鼻子上,用力地吸收着王姨那玉露的香味……

为了确保晚上能潜入王姨的房间,吃过晚饭后,我偷偷找了一根针,擦到了门锁里,确保保险拧不动,然后我就回到房间,坐等深夜的来临……

一切准备就绪,也终于辗转反侧熬到了后半夜,于是迫不及待,我就从床上跳了起来,然后缩手缩脚地打开门,朝着王姨的房间摸索而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